90年前的“最后一課”

2021-09-17 23:5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齊紅深(后)記錄楊增志(前)口述時合影。

????莊河高中校園內的宋良忱塑像。受訪者供圖

????“我的孩子們,這是我最后一次給你們上課了。柏林已經來了命令,阿爾薩斯和洛林的學校只許教德語了,新老師明天就到,今天是你們最后一堂法語課?!?873年,法國作家都德出版了著名小說《最后一課》,講述的是普法戰爭后,法國的阿爾薩斯和洛林被迫割讓給普魯士,兩地的學校被禁止講授法語。在最后一堂法語課上,原本不愛學習的小弗郎士第一次感受到母語之美以及痛失學習母語權利之恨。

????多年后,在歐亞大陸另一端的中國東北,“最后一課”的場景真實地再現,主人公是13歲的楊增志?!熬乓话耸伦兒?,學校的趙老師滿懷悲憤地給我們講授了這部小說,用這部小說給我們上了最后一課。他在黑板上寫下了‘我是中國人’5個大字?!?/p>

????《最后一課》沒有續篇,小弗郎士的后續故事無從知曉,但楊增志以及成千上萬名中國東北同胞的事跡值得銘記。面對日偽當局的精神摧殘和思想奴役,他們不甘心當亡國奴,用各種形式開展愛國斗爭,捍衛中華民族的文化血脈。

????“今天也是我們的最后一課”

????趙老師失聲痛哭,用顫抖的手在黑板上寫下“我是中國人”5個大字

????76歲的齊紅深是遼寧省教育廳的一名退休干部,從1984年開始,他帶領研究團隊遍訪3000多位日本侵華戰爭親歷者,搶救性記錄口述歷史1000多萬字,搜集1000多本日本侵華時期的教科書、作業本、畢業證書等實物資料,整理了近萬幅老照片,出版研究成果33部,用證人、證言、證物揭露了日本侵略者對中國人民進行奴化教育的真相。

????楊增志的“最后一課”,就是這部千萬字口述歷史中,一個讓中國人民永遠難忘的畫面。

????1931年9月18日晚10時許,沈陽柳條湖,刺耳的爆炸聲劃破了寧靜的夜空,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就此揭幕,盤踞在中國東北的日本關東軍炸毀南滿鐵路路軌,嫁禍于中國軍隊,并以此為借口,炮轟中國東北軍北大營,制造了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開始大舉侵占中國東北。

????九一八事變的消息很快傳到了距離沈陽105公里的海城騰鰲堡,在一間小學課堂里,楊增志上了一堂令他永世難忘的“最后一課”。

????那天,楊增志像往常一樣來到學校,教室里卻沒有了往日的熱鬧,出奇地安靜,還沒到上課時間,講授國文課的趙老師神情嚴肅地走了進來。

????那堂課,趙老師沒有按照原計劃講授課本上的內容,而是滿懷悲憤地講起了法國小說《最后一課》,他的眼中閃爍著淚光,聲音已經哽咽?!巴隽藝斄伺`的人民,只要牢牢記住他們的語言,就好像拿著一把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碑斨v到這里時,趙老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失聲痛哭,用顫抖的手在黑板上寫下“我是中國人”5個大字,告訴同學們:“今天也是我們的‘最后一課’,從現在起,我們也是亡國奴了?!?/p>

????上完這堂課,楊增志所在的學校就停課了,直到第二年偽滿洲國成立后,才復學上課,但同學們卻再也沒看到趙老師的身影,普遍的說法是趙老師參加抗日隊伍去了。在日偽當局的統治下,學校開始了奴化教育。據楊增志的口述記載:“一開始,老師叫學生拿來墨水,涂去課文中具有民族意識和愛國思想的內容。后來,舊課本一律被焚毀,學校印發了新課本?!?/p>

????“日本老師在臺上大講‘日滿一德一心’,可是我們聽到的、看到的卻是太原淪陷、南京淪陷、武漢淪陷……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我們作為中國學生,能無動于衷嗎?”楊增志的兒子楊學謙從小就經常聽父親講這段歷史,他告訴記者,父親不甘心當亡國奴,想像趙老師那樣走上抗日前線,奈何多次尋找機會不成。1938年考入偽滿建國大學后,他在大學校園里堅持抗戰。

????“‘最后一課’給父親內心打下深深的烙印,父親始終沒有忘記趙老師的教誨?!睏顚W謙說,父親的思想和血脈里始終流淌著中華民族堅強不屈的精神,在偽滿建國大學讀書時,楊增志和同學一起秘密組建了反滿抗日的“建大干事會”,印發傳單、舉辦演講,揭露日本侵略者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1941年,楊增志被日偽當局逮捕入獄,受盡酷刑,但他始終沒有屈服,1943年被判處無期徒刑,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后才獲釋。

????日偽當局查禁中國書,把日語列為“國語”

????“在那個年代經過那種方式學會日語,使我時常有一種羞愧感”

????齊紅深說,日本侵略者為了達到侵占、控制中國東北的目的,精心組織、嚴密實施奴化教育,歪曲歷史,推行文化殖民主義,意圖從根本上切斷中國人民的文化血脈,泯滅中國人民的民族意識和國家觀念,培養順從和效忠于日本侵略者的“新國民”。相較于軍事侵略,日本對中國的精神侵略更具有隱蔽性和欺騙性。

????據齊紅深主編的《日本侵華教育史》介紹,1932年偽滿洲國剛宣告成立,便接二連三地下達訓令,查禁中國原有教科書,要求各地學?!皬U止與新國家建國精神相反之教科書或教材”,強調“一切課程不得含排外材料”。據日偽當局的不完全統計,僅1932年3月至7月,就焚燒中國原有教科書650余萬冊。實際上,日偽當局廢止的不僅僅是教科書,只要稍微具有一點民族意識或愛國思想的書籍,甚至只要是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發行的中國書籍,均被打入廢止之列而遭到查禁、焚燒。

????與此同時,日偽當局迫不及待地成立教科書編審部,編審委員會由日本人擔任主任,編審人員也多是日本人,并且有日本憲兵隊在場監視。教科書的編纂原則以“日滿親善”“王道樂土”、忠于“皇帝陛下”、信奉“天照大神”和“建國精神”為思想基礎,充滿了崇拜日本軍國主義的奴化色彩。

????齊紅深說,這些教科書把日本侵略中國東北的理由“正當化”,把日本關東軍有計劃、有預謀發動的九一八事變說成是中國軍隊挑起的突發事件,假惺惺地把日本侵略我東北領土說成是“不幸的大沖突”,把東北人民陷入日寇鐵蹄蹂躪說成是“從虐政中自然被救得慶重生”。把日本侵略者操縱成立偽滿洲國,寫成東北各地方自發“尊重民意”“物歸原主”,建立“努力治安,使三千萬民眾享受最大幸福的新國家”。

????日偽當局把日語列為“國語”之一,強制學生學習日語。據齊紅深主編的《日本對華教育侵略》記載,偽滿時期就讀于吉林第二國民高等學校的徐德源說:“從我上小學三年級起,學校就開設了日語課,每天放學前老師在黑板上寫一段日語,要求我們必須抄錄下來背誦,背不下來的就罰站。從小學到中學一共十年時間,長期由日本老師教我們學日語,當時的就業和升學考試都考日語,學生不愿意學也得學?!?/p>

????日偽當局把漢語改稱“滿語”,在“滿語”教科書中大量使用日語片假名,制造“協和語”,妄圖逐步用日文取代中國語言文字。據齊紅深主編的《見證日本侵華殖民教育》記載,“滿語”教科書首先由日本人編審官岡村房義寫成日文稿,再由中國人編審官金云憲譯成中文,并由日本人太田洋愛畫出插圖。這樣的教科書不僅在內容上充斥著“日滿一德一心”的毒素,連語言都已經不是純粹的中文,彰顯了日本侵略者推行語言殖民主義的險惡用心。

????“至今我還能閱讀日文書刊,勉強用日語會話。在那個年代經過那種方式學會日語,使我時常有一種羞愧感,這是日偽當局奴化教育在我身上打下的難以磨滅的烙印?!毙斓略椿貞浀?。

????記者從一些史料中了解到,日偽當局教科書編審官張耀先回憶,日偽當局教科書編審部負責人加藤對他說:“將來‘滿洲人’必須漸漸地用日語代替‘滿語’,只有使用同一的文字,才能真正達到‘日滿一德一心’。我最大的任務,就是怎樣能夠盡快地通過教科書使青年一代都會日語,喜歡日語,放棄對‘滿語’的學習興趣?!?/p>

????日偽當局的魔爪無孔不入,潛移默化地向學生宣揚日本軍國主義和偽滿“建國精神”。據《日本對華教育侵略》記載,曾在偽滿陸軍軍官學校就讀的馮志良說,學校每次集會都讓學生面向東方,向日本皇宮遙拜,并高呼“天皇、皇后、皇太后陛下萬歲萬萬歲”,然后轉向偽皇宮遙拜,高呼“皇帝陛下萬歲”。每天早自習必須背誦“建國宣言”“即位詔書”和“回鑾訓民詔書”等偽滿文書。

????偽滿時期的教師和學生都是日偽當局推行奴化教育的見證人,曾在吉林省立第一中學讀書的李樹清說:“當時受日本奴化教育的影響,我的頭腦中都是‘天照大神’‘乃木大將’‘東鄉元帥’‘豐臣秀吉’‘廣瀨中佐’等‘日本英雄’?!?/p>

????日本學者磯田一雄在《皇國的姿態——從教科書看殖民地教育奴化史》一書中指出:“日本侵略者以皇國史觀(天皇中心史觀)把隸屬于日本的必然性深深地印在被侵略民族孩子們的心里,這就是侵犯民族主體性的殖民地教育的本質與象征?!?/p>

????“寧死也不用日偽教科書”

????“日寇用武力侵占了我們的土地,但始終沒能征服我們的民心”

????九一八事變后,中國東北的愛國師生不甘心當亡國奴,反抗日偽奴化教育的壯舉一刻都沒有停止。齊紅深說,雖然日偽當局極盡手段對中國人民進行精神摧殘和思想奴役,但中國人民的愛國精神屹立不倒,始終捍衛著中華文化的血脈。

????在遼寧省莊河市高級中學,一尊手持長卷、相貌威嚴、目光慈愛的塑像立于校園中央。莊河高中校長梁傳祥向記者介紹了這所百年名校一段不可忘卻的歷史:

????1932年,日偽當局印發了一套實施奴化教育的新教材,要求所有學校務必使用。

????“寧死也不用日偽教科書?!睍r任莊河縣教育局局長兼莊河中學校長的宋良忱信念十分堅定。在他的抵制和反對下,莊河中學更換教材之事一拖再拖,直到1936年春天,歷史、地理、英語、國文教材仍沿用中華書局或商務印書館翻印的舊本,按原課程進行教學。

????宋良忱的拖延抵抗引起了日偽當局的注意,被調離學校后,他仍堅持抗日,無所畏懼,1937年3月13日在沈陽渾河岸邊遭日寇殘忍殺害。

????在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承德路3號,有座三層紅磚小樓,是張學良親手創辦的同澤女子中學。20世紀30年代,著名音樂家閻述詩于該校任教期間創作了大量愛國歌曲,他把這些歌曲教給學生,用音樂培育他們的愛國主義思想,教育學生不要忘記死難同胞,激發學生對日本軍國主義的仇恨。

????1935年,舉世聞名的“一二·九”運動爆發,已流亡到北京的閻述詩看到一名學生帶來的、光未然創作的《五月的鮮花》歌詞時,心中充滿悲壯,遂激情譜寫了著名的抗日歌曲《五月的鮮花》。

????在日本侵華時期,中國師生以各種形式開展愛國斗爭,反抗奴化教育,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據齊紅深主編的《抹殺不了的罪證——日本侵華教育口述史》記載,曾在安東東邊商科中學任教的夏德遠說:“日寇用武力侵占了我們的土地,但始終沒能征服我們的民心?!彼信e了許多具體事例,證明中華民族百折不撓、堅忍不拔的精神信念始終屹立不倒。

????在校方組織升偽滿“國旗”、唱偽滿“國歌”的時候,有的學生做鬼臉,出怪聲。大家還把偽滿“國歌”中的“天地內,有了新滿洲”改唱為“籠屜內,有了大饅頭”;把“新滿洲,便是新天地”改唱成“吃饅頭,別去吃籠屜”。在喊口號的時候,要么光張嘴不出聲,要么把“大日本帝國萬歲!”改呼為“大日本帝國完事兒!”;把“大滿洲帝國萬歲!”改呼為“大滿洲帝國完事兒!”;把“友邦”“無敵”,改呼為“有幫兒”“無底兒”;把“昭和”念成“招禍”,把“日滿”說成“日子滿了”或“滿不在乎”。

????除了戰斗在抗日一線的師生外,一些民眾也在想方設法保護中華文化的血脈。偽滿建國大學學生顏廷超潛心研究顏子思想和顏氏文化,編修黑龍江寧安《顏氏族譜》,用實際行動傳承中華傳統文化。

????據山東曲阜顏子研究會介紹,1941年,顏廷超目睹在日寇統治下朝鮮族被迫改成復姓將被日本同化的事實,深感民族與家族危機。他歷時一年重修顏氏族譜,將寧安顏氏支系由曲阜徙居黑龍江寧安落戶的300年歷史譜系列表。

????齊紅深說,回望90年前的“最后一課”,歷史雖已遠去,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情懷,視死如歸、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不畏強暴、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百折不撓、堅忍不拔的必勝信念卻從未遠去。偉大抗戰精神,鍛造、光耀在決定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歷史時刻,將永遠激勵中國人民克服一切艱難險阻、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斗。(于力、張博群、郭翔)

????

[編輯: 楊升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