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傳播南京大屠殺真相奔走呼號!

2016-12-07 11:13 來源: 江東門紀念館

????時光的車輪滾滾向前,戰爭硝煙已散去,民族記憶不能忘。他們為79年前那段黑暗過往奔走呼號,歷史真相因此在歲月的長河里保存至今,他們是幸存者、是胸懷大愛的國際友人,是有良知的日本人,是學者。今天,讓我們重新認識這些偉大而平凡的人們,向他們致以最高的敬意。

????國際友人:約翰·拉貝

????面對屠刀,他保護了25萬中國難民

約翰·拉貝

????德國人約翰·拉貝,在南京大屠殺期間,與其他國際友人共同設立“南京國際安全區”,為25萬名中國平民提供了避難所。而且,他還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安排了600多位難民。

????在此期間,約翰拉貝不顧危險、奮不顧身地抗議和盡其所能地阻止侵華日軍對中國人民施暴,后被世人尊稱為“中國的辛德勒”。1938年春,拉貝回到德國后,發表演講,揭露日軍在南京的瘋狂暴行。

????不僅如此,約翰拉貝還將自己在南京所見的日軍暴行記錄在日記中,后來成為南京大屠殺最重要、最詳實的史料《拉貝日記》。

????國際友人:約翰·馬吉

????膠片記錄日軍暴行

約翰·馬吉

????南京大屠殺期間,馬吉用16毫米攝影機秘密地將日軍在南京的暴行拍攝下來:

????“今天在鼓樓醫院看到的情況,真難以描述。一個小男孩只有七歲,肚子上挨了四五刀,沒法救了。我看見兩個人登記就醫,兩個人都被日本兵用刺刀刺傷,一個人頸子上的傷口真嚇人,我還看到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同她父母站在難民區的壕溝邊,日本兵進來,先把她父母殺死,再給小女孩手肘上一刀,她就此終身殘疾。我看到一個十三歲的男孩,抬進醫院的時候,渾身都是血,日本兵用一根鋼管打得他遍體鱗傷……”

????這是美國傳教士約翰·馬吉為自己拍攝膠片配的文字。如今,在紀念館里,這段珍貴的影像資料每天循環播放。

????這些真實的鏡頭成為日軍在南京進行大屠殺的有力鐵證,是留存至今的有關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的唯一動態畫面。

????國際友人:德丁

????第一位報道南京大屠殺的西方記者

德丁

????第一個使用“南京大屠殺”一詞的是美國《紐約時報》當時冒險留在南京的記者德丁。南京大屠殺發生時,德丁親眼目睹了侵華日軍在城內燒殺淫掠的滔天罪行。

????1937年12月18日,德丁的新聞稿《關于南京大屠殺的報道:“俘虜全遭殺害;日軍在南京的暴行擴大”》登上了《紐約時報》的頭版。

????“難民區收容的中國兵大部分被集體槍殺了。肩膀有背負背包的痕跡,或者有其他記號說明他們曾經是當過兵的男人,挨家挨戶一個不漏地搜查,凡是可能的人都被集中起來屠殺了。很多人在發現的現場就被殺死了,其中有與軍人毫無關系的人,有傷兵和普通市民。15日記者在12小時中,就曾3次目擊集體屠殺俘虜?!?/font>

????幸存者:陳德壽

????“我們要和平,不要戰爭”

陳德壽

????2015年12月9日,83歲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陳德壽在東京舉行證言活動,向約220名日本民眾講述了78年前侵華日軍在南京所犯下的種種罪行:

????1937年,日軍侵占南京時陳德壽只有6歲。陳德壽非常激動地向日本民眾講述,當時自己一家8口人,生活非常幸福,日本侵占南京徹底毀掉了他的家庭——姑媽被日軍連刺6刀而死,父親被日軍抓走而慘遭殺害。家里禍不單行,妹妹和祖母生病沒錢醫治而死,母親被迫改嫁。

????“小時候,日本侵略中國給我帶來巨大苦痛。我現在也是一家8口,生活很幸福,大家在和平年代不要忘記那段悲慘的歷史?!标惖聣圩詈笙蛉毡久癖娬f道。

????幸存者:艾義英

????“永遠不能讓悲劇重演”

艾義英

????首個國家公祭日前夕,南京大屠殺幸存者、86歲的艾義英赴日本大阪、名古屋、東京等地參加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證言集會。艾義英老人以親身經歷講述了侵華日軍的種種暴行:

????1937年12月南京淪陷之際,我才9歲。父親、叔叔、堂哥和姑父等7人都被日本人抓走,只有一人重傷后僥幸存活。到處都是死人。我感到害怕。母親說,死人有什么好怕的,可怕的是活的日本人。

????“1937年,不光是我們一家人,到處都死人成堆。南京大屠殺死了30萬中國人。日本人在中國犯的是滔天罪行?!卑x英說。

????中國學者:張憲文

????耗時10年編撰最詳實的證據

張憲文

????主持編寫72卷《南京大屠殺史料集》,讓南京大屠殺的史實板上釘釘;主持編寫南京大屠殺史實的國家公祭公眾讀本,讓民眾更了解史實……他是82歲的張憲文,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南京大屠殺史與國際和平研究院的院長。

????1980年,日本部省審查批準的歷史教科書中,公然把“侵略中國”扭曲為“進入中國”,日本右翼分子還聲稱,南京大屠殺是“中國人制造的謊言”。這些謬論引起中央重視,南京隨之召開一系列的座談會。

????從2000年開始,張憲文先后組織了110余人的研究團隊,多次奔赴日本、美國、德國等國家和地區,搜集大量關于南京大屠殺史實的資料,耗時10年編寫了72卷《南京大屠殺史料集》,這套近4000萬字的書至今仍是關于南京大屠殺最翔實的記錄。

????如今已經82歲的張憲文依然在從事南京大屠殺史的研究工作,他說,“弄清歷史真相的目的,不是為了算賬,而是為了接受歷史教訓,開創友好未來?!?/p>

????張純如

????用生命點亮歷史真相

張純如

????1968年,張純如出生在美國新澤西州普林斯頓,1990年開始,在芝加哥做記者。從1995年開始,張純如著手準備《南京大屠殺:被遺忘的二戰浩劫》一書。

????在書籍的寫作過程中,張純如經常氣得發抖、失眠噩夢、體重減輕、頭發掉落?!赌暇┐笸罋ⅰ芬粫?997年出版,引發轟動。

????可惜,因為長期接觸殘忍的史實以及遭到日本右翼勢力的騷擾,張純如精神崩潰并患上嚴重抑郁癥。2004年,張純如結束了自己年僅38歲的生命。

????日本老兵:東史郎

????為南京大屠殺謝罪的日本老兵

東史郎

????東史郎,侵華日軍第16師團20聯隊士兵,1937年應召參加了侵華戰爭和南京大屠殺。?

????“我們日本人對蒙受原子彈的危害大聲呼號,而對加害中國人民身上的痛苦卻沉默不語。日本軍給中國人民造成的危害是日本蒙受原子彈危害的幾十倍。如果日本比美國早生產出原子彈的話,定會首先使用。我認為,作為戰爭的經歷者,講出加害的真相以其作為反省的基礎,這是參戰者的義務……”

????以上這段話是東史郎在1997年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國際研討會所說。東史郎在說完這段話后,彎腰90度低頭向南京人民謝罪。

????參加侵華戰爭期間,東史郎將戰場見聞詳實地用日記記錄了下來。

????上世紀80年代,東史郎第四次來到南京,將他的日記原本五冊和軍旗勛章一起捐獻給紀念館,并授權紀念館出版中文版《東史郎日記》。

????2006年1月3日,96歲高齡的東史郎在日本病逝。

????日本教師:松岡環

????“一定把歷史真相告訴日本青年人”

松岡環

????“我一定把歷史真相告訴日本的青年人!”多年前,日本小學女教師松岡環女士第一次到南京調查時,向一位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許下諾言。

????多年來,松岡環80多次往返日本與南京,采集到了300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250名參與侵占南京的原侵華日軍士兵的證言,用圖片、影像、錄音和文字,向日本民眾傳播南京大屠殺真相。

????如今,松岡環仍然奔走在揭示、傳播歷史真相道路上。她在接受采訪時說,相互了解、知道自己國家的歷史以及對方國家的歷史很重要,擁有共同的記憶才不會重蹈覆轍?!拔蚁M廊酥篮推蕉嗝磥碇灰?、多么值得珍惜”。

????慘史難忘,以上介紹的只是為了還歷史以真相、傳承記憶的一小部分人士,這樣為歷史奔走呼號的人還有很多很多。

????據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會統計,截至目前為止,登記在冊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僅剩108人。但是年事已高的幸存者們,仍然在用一段段證言,擊碎任何企圖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謬論;南京大屠殺史與國際和平研究院的幾十位專家學者們,依然堅持在史學研究的崗位上,出書論著還歷史以真相;還有為了正義而呼喊的國際友人與日本愛好和平人士……

????第三個國際公祭日來臨之際,讓我們獻上崇高的敬意,感恩這些為史存證的正義人士!

[編輯: 張秀枚 ]